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经济 > 企业观察
企业观察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时间:2016-05-01 22:56:54  作者:  来源:  查看:150  评论:0
内容摘要:原标题: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在沈阳市的西部大平原,有全市最好的10余万亩基本农田。这是沈阳市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工程用地。而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却从2005年开始,以土地被镉污染为幌子,欺上瞒下,将其违法侵占,然后撂荒,然后用于工厂建设和商业楼盘开发等,被撂荒时间最长的已达10多年!”沈阳市兴旺隆养殖场...
原标题: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在沈阳市的西部大平原,有全市最好的10余万亩基本农田。这是沈阳市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工程用地。而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却从2005年开始,以土地被镉污染为幌子,欺上瞒下,将其违法侵占,然后撂荒,然后用于工厂建设和商业楼盘开发等,被撂荒时间最长的已达10多年!”沈阳市兴旺隆养殖场和兴旺隆苗木基地的法定代表人崔承浩告诉记者:“他们侵占基本农田时,就说是镉污染;在违法强拆我们的生产设施时,就说我们破坏了基本农田!”

  崔承浩:十余万亩基本农田被违法侵占,数万亩被撂荒数年,最长已达十多年

  2016年4月23日,大潘街道后马村。

  站在路边一个大土堆上,崔承浩手指眼前的一大片被铁皮封闭起来的荒地告诉记者:“这2000多亩荒地,原为大潘街道后马村优质的水稻田,属于基本农田,已经被撂荒十多年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崔承浩手指一片荒草丛生、垃圾成堆的大地说,这就是大潘街道林台村被撂荒11年的稻田。这些稻田,是基本农田,被占用前盛产清水优质大米,根本不存在什么镉污染)

  随后,他又带着记者来到了大潘街道林台村外的一大片杂草丛生、垃圾成堆的荒地前告诉记者:“这些地,也已经被撂荒10多年,原来也都是基本农田,盛产清水优质大米。开发区管委会说地被镉污染了,那是撒谎!这里都是清水灌溉,哪里有什么镉污染?!”

  说着,他的话锋就转到了自己被违法强拆,10年维权无果的话题上。

  “2006年10月20日,沈阳市细河开发区(后被划归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执法大队大队长金明、中队长李刚,率众对我的苗木基地、养殖场进行了违法强拆,并对价值千万的物资进行了抢劫!他们给我造成了数以亿计的损失。”崔承浩脸色青紫地说:“他们以土地被镉污染为幌子,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又强加给我们破坏基本农田的罪名,违法强拆我企业的生产设施!我依法维权10年,都没有结果。我的债主已经有6个人死了,我愧对他们!可开发区和铁西区的领导不给我解决问题,我也没钱还债啊!开发区执法局的朱洪斌,也因为我的事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意记者拍照一些公开的材料,而在3月31日被以泄密的理由开除了,连养老保险都不给,这不就是打击报复吗?!”

  崔承浩告诉记者:“前两天,习总书记强调,要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李克强总理也作了批示,要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可开发区的领导就是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置我的合理、合法要求于不顾,拖着不解决由他们造成的问题!”

  开发区原工作人员:开发区占基本农田十万亩左右,闲置二、三万亩

  就崔承浩反映的“10余万亩基本农田被侵占,数万亩被撂荒数年,最长已达10多年”等问题,记者采访了知情人士——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参与征地拆迁工作的原工作人员杨文亮(化名)。

  他告诉记者,开发区主要占的是大潘、翟家、高花、大青这4个街道的20多个行政村的大量耕地,其中共包括基本农田10多万亩,有二、三万亩被闲置。这次大规模征占基本农田主要是从2006年细河经济区成立不久开始的,一直持续到2015年。仅在2013年就征占大潘街道的马贝、大祝、李达、河北、侯家等9个行政村的五、六万亩基本农田。这9个村,是全村动迁,从2013年,开始大规模占宅基地。

  “村民有土地承包证吗?”记者问。

  “有。”杨文亮答。

  “为什么如此大规模征地?”记者问。

  “为了开发占地。”杨文亮答。

  “补偿标准不统一,有些人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补偿款。谈签的时候,承诺的多,然后不算数。”杨文亮称。

  “这是失误,还是手段?”记者问。

  “我认为是手段!”杨文亮称。

  “他们想占哪儿,就占哪儿。细河经济区违法占地,被老百姓四处告,国务院来人了,连夜就把牌子摘了。”杨文亮称:“2006年9月,细河经济区成立9个月之后,就被摘牌了。”

  “细河经济区成立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违法强拆冷棚、暖棚。金明领着六七百人,他说拆哪儿就拆哪儿,崔承浩就是受害者之一。”杨文亮称:“老崔(崔承浩)的问题10年解决不了,有他自身的原因。”

  “什么原因?”记者问。

  “他不会闹,文质彬彬。”杨文亮答。

  记者百度搜索得知,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于1993年,2002年6月18日与铁西区合署办公,成立铁西新区。2007年,原沈阳细河经济区并入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

  “合署办公的意思就是两个单位,一套领导班子。铁西区的书记、区长,就是开发区的书记和主任。”杨文亮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部分村子:有七万多亩基本农田被占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究竟征占了多少亩基本农田?哪一年征的?撂荒情况究竟怎样?被征基本农田真的大面积存在镉污染到了必须改变使用性质的程度吗?”带着诸多问题,记者走访了大潘、翟家、高花、大青这4个街道的被征地的部分村庄,向村民、村干部求证。

  记者首先走访了大潘街道的几个村子。

  路过成片被毁,已经乱草丛生的大棚,记者来到了大祝村。李老太告诉记者,大祝村有7000多亩保护地,原来在村南边的地里有基本农田保护的牌子。2013年占地,地撂荒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在大潘街道大祝村大片荒芜的土地边,记者在与74岁的村民李老太谈话中得知了村里数千亩基本农田被占的情况)

  对于耕地被撂荒的问题,74岁的李老太很气愤。她说,大潘街道说是移村重建,在2013年占地,还剩1000多亩。土地被撂荒,不让种,作孽啊!对于被征基本农田的确切数字,大祝村的领导干部赵和山(化名)似乎在有意回避。尽管记者再三追问,他还是只给了一个模糊数字:4000多亩。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得到了大潘街道办《致大祝村民一封信》。该信显示,铁西区区委、区政府、开发区管委会决定对大祝村实施“村屯拆迁改造”,而让记者不解的是,为什么征占数千亩基本农田?

  赵和山告诉记者,同属大潘街道、与大祝村是近邻的小祝村有基本农田1600多亩,在2009年被征。

  记者赶到小祝村,看到的情景与大祝村一样,被毁的蔬菜大棚一片片,高过人头的荒草一片片。

  在距离大祝村不远的李达村,村民王某接受采访时称,全村有基本农田2800多亩,没有履行法定程序,就被强占了。

  林台村的李玉芝,说起征地拆迁,火就上来了:“我们村有耕地5000多亩,其中3500多亩是基本农田。在2005年,被铁西区以镉污染为由停耕。”她随后把记者领到村边一大片荒芜的耕地前说,“停耕前,我们这里是标准的机井水浇地,一眼机井管四五十亩地,生产的是清水大米,哪里有什么镉污染?”李玉芝的部分说法,得到了林台村林老汉的印证,“我们全村有5000多亩口粮地,被以镉污染为名征了。派人到臭水沟抠泥做化验后,就以镉污染为名征地!”

  赶到三牤牛村,记者随机采访李老汉时得知,该村有基本农田2000多亩,被占10多年了。停耕前,这里生产优质大米,老百姓吃不着。李老汉告诉记者,这里用大伙房水库的水灌溉,生产优质大米,亩产在1110斤以上。大伙房水库的水是给人喝的,根本不存在镉污染。2005年9月28日下的停耕令,2006年占地,10年的时间,土地宁肯荒芜,也不让老百姓耕种。

  在后马村,李姓村民向记者提供了该村基本农田保护牌子的照片复印件。记者从中得知该村基本农田保护区的总面积为8600亩。该村的王老汉告诉记者,后马村这些地,是优质水稻田,已经被撂荒10年了。王姓妇女气愤地说,“撂荒也不让老百姓种,谁如果种了,他们就等庄稼差几天就成熟时,给你毁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此为大潘街道后马村(原隶属于大青乡)李姓村民向记者提供的该村基本农田保护牌子的照片复印件)

  走过一片片荒芜的大地,记者在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了前马村原主任李某的家。他告诉记者,前马村有耕地3600多亩,其中3200多亩是基本农田,有1700多亩撂荒10年了。

  来到岳家村村口,记者被一块涂抹得面目全非,但依然矗立着的碑吸引。尽管保护区的面积已经不可知,但碑上“基本农田”的字样还可辩识。从该村老党员黄殿仑、于加龙的口中,记者得知该村有2700多亩基本农田,在2008年前后被占,撂荒至今。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在大潘街道岳家村村口矗立着的基本农田保护碑)

  在结束对大潘街道以上8个村的调查后,记者电话采访了大潘街道马贝村的张文革(化名),他告诉记者,马贝村共3000多口人,光口粮田就有6000亩左右,全村共有基本农田8000亩左右。原来村里有用水泥和砖建造的基本农田保护示范区的碑。

  对以上大潘街道9个村进行小结得知,其被征的基本农田共有3.64万亩(注:因时间所限,记者不能进行全面系统专业的调查,加之受访者对基本农田概念的理解不尽相同,以及对实际数字掌握不一定准确,所提供数字往往只是大概数字,甚至可能有一定的偏差,故此结果,仅为受访者所提供的数字的汇总,不代表被征基本农田的精准数字。以下同,不赘述),被撂荒满10年的村子共3个。

  记者随后对翟家街道的几个村子进行了走访。

  在去往东胜村的路边,有一片被铁丝网圈了起来的荒地。在铁丝网上,悬挂着写有“此地已征 禁止耕种”内容的标语。于是记者向该村老村委会委员郭永俊询问相关情况。他说,东胜村共有800亩基本农田,在2006年全部被占,有的撂荒10年,不许百姓耕种。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4月25日,记者在翟家街道东胜村的一片荒地边看到写有“此地已征禁止耕种”这样内容的标语。该村老村委会委员郭永俊说,当年他们村的800亩基本农田在2006年全部被占,撂荒10年,不许百姓耕种)

  小于村村民代表单群义、村民刘凤兰和章曙光,把记者引到了村外一片撂荒的耕地上,一同接受了记者采访,

  单群义告诉记者,小于村共有5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他的说法,得到了章曙光和刘凤兰的证实。“我们村被征的基本农田,很多地被撂荒五六年,到现在,基本占完了。”刘凤兰补充道。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翟家街道小于村村民代表单群义向记者介绍村里5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的情况)

  走进翟家街道大埃斤村,记者立即被村民围住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翟家街道大埃斤村王姓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4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并被撂荒10年)

  王姓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4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并被撂荒10年,不让老百姓种。80多岁的村民李彦龙进一步明确地说,有47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他的说法,得到了该村老会计李树昆的证实。“2006年占了4700多亩基本农田,荒芜至今,其中1000多亩水田,1000亩左右菜田。”李树昆称。

  在翟家街道小埃斤村北村口,记者看到了一块基本农田保护牌。“保护区总面积4203.3亩”的字样,依稀可见。84岁的张姓老人告诉记者,地被占10多年了,撂荒不让种,你种了,他们就祸害。

  在下地村,马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村有基本农田1111亩,2005年征地,被建工厂修马路了。

  在记者准备对翟家街道以上的5个村进行小结时,崔承浩告诉记者,翟家村的8000多亩基本农田也在几年前被征了。于是,记者将其统计在内,得知这6个村被征的基本农田约为2.38万亩,被撂荒满10年的村子共2个。

  记者此后对大青街道的4个村子进行了走访。

  小青村张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村的2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占地实质是为了开发,没有什么镉污染。杨姓村民称,撂荒快十年了,不让老百姓种。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大青街道小青村张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村的2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占地实质是为了开发,没有什么镉污染)

  德胜村陈姓村民与小青村杨姓村民说法相似,他告诉记者,2006年铁西区下令停耕,2007年占地,全村共有基本农田2000多亩被征,不让耕种,只让长草。

  四王村土地被征的时间,比德胜村要早,在记者随机采访四王村村民程遥时,他告诉记者,全村有3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10多年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在记者随机采访大青街道四王村村民程遥时,他告诉记者,全村有2000多亩基本农田被占10多年了。当初答应给他家补偿32万元,但至今一分钱没给,存在这种情况的,在村里有30多户)

  寻找大青村的村民进行采访,让记者费劲了周折。在当地住户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位村民,她告诉记者,在2006年征的地,全村有二、三千亩基本农田(记者统计时,按2500亩计),都被占了。

  记者对以上4个村子进行小结得知,其被征的基本农田约为0.95万亩。

  记者又对高花街道的村子进行了走访。

  在二牤牛村,记者又看到了成片被荒芜的耕地。

  “我们村有耕地5000多亩,有基本农田2500多亩,2005年开始下的停耕令。” 二牤牛村王老汉告诉记者。

  采访完二牤牛村准备离开时,有知情人士打来电话称,南山村有基本农田1500多亩,在2008年前后被征。

  记者对高花街道以上2个村子统计得知,其被征的基本农田约为0.4万亩。

  因时间所限,记者无法对大潘街道的河北村和侯家村,大青街道的西胜村,高花街道的张福安村和徐家林子村等,逐一采访。于是记者对以上4个街道的21个村的调查情况进行了汇总,得知其被征的基本农田大约为7.37万亩。

  村民:不存在镉污染

  “所谓的镉污染,是开发区征地的幌子”,这是被征地村民的普遍说法,那么,到底存不存在大面积的镉污染呢?

  记者找到了知情人士,大青街道孤家村的老村主任吴中华(化名)。

  “有没有镉污染问题?真的有!但不是2005年以后开发区征的这些地!相反,这些地绝大部分是基本农田,是沈阳市西部最好的耕地,是沈阳市的蔬菜基地和粮食基地!”说罢,吴中华一边给记者画图,一边作解释。

  “在沈大路以西,四环路以东,沈新路以南,沈辽路以北的区域内,有张士村、工匠村、共和村、团结村等村庄,在他们的耕地中,有部分受到了镉污染,总面积5万亩左右。在1994年被定为镉污染地,到现在环保局还在常年监测。”吴中华称。

  “污染源在哪里?”记者问。

  “有一条从市里过来的工业废水排放渠,通到这个区域内。因为工业废水比较肥,为了节省化肥,当年大家就争抢着用这废水灌溉,结果造成了镉污染。”吴中华答。

  “翟家街道的村子,以及大潘街道的大祝、小祝、河北等村子,都是沈阳市的菜篮子,用浑河水灌溉,哪里有镉污染?!大潘街道的林台、前马、后马等村子,那是沈阳市的米袋子、大粮仓,用清水灌溉,盛产优质大米,哪里有什么镉污染?!”说到这儿,吴中华的嗓门高了起来:“毁掉这些优良的耕地搞工业开发,将来怎么办?”

  “流经翟家街道、大潘街道几个村子的细河,确实有点污染,但它污染不了多远。”吴中华称。

  “你不能抠细河的污泥做化验有镉污染,就说细河两岸几里地十几里地开外的耕地,都被镉污染了吧?!”崔承浩对以镉污染为由征地的做法不能接受。

  “手中有检测报告的翟家街道小于村村民刘凤兰更不能接受镉污染的说法。

  她向记者提供了由农业大学分析测试中心作出的镉污染检测报告,该报告结论为:“未检出镉”。

  刘凤兰解释说,这是她和大青街道德胜村的陈喜平等人,各在本村耕地中取土样做的检测。她还说,送检时,没敢告诉人家这土是铁西区所属村子的土,如果实话实说,人家就不给检测了。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此为翟家街道小于村村民刘凤兰向记者提供的镉污染检测报告,她说这是她们几位村民自己取土样做的检测)

  记者随后采访了陈喜平。他告诉记者,他和小于村的刘凤兰等人一起去做的镉污染检测。他在本村的3块地里各抓一把土,放到一起进行了检测,根本没有镉污染。

  “以镉污染为幌子占地,占地是为了建工厂和商业楼盘开发!”崔承浩告诉记者。

  谁在违法征地?

  “没有履行法定程序,就把全村基本农田2800多亩强占了。”说起征地程序,大潘街道李达村民王某很气愤。

  而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某街道干部张亮(化名)却以平静如水的口吻披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内幕——“整个开发区的征地,没有征地文件、没有征地公告、表决没有超过85%。”

  他的这一说法,被当地一名消息灵通人士柴俊杰提供的材料——《关于河北、大祝、李达三个村征地拆迁村民公决未通过的情况说明》从一个侧面所印证。

  该“说明”称,“按照区委、开发区管委会主要领导的要求,大潘街道于2013年1月至3月份分别对河北、大祝、李达三个村启动了征地拆迁工作,由于3个村村民对土地的补偿价格非常不满意,不认同,所以三个村在对征地方案进行村民公决时均没有通过。为了确保完成区委和开发区管委会要求在2013年6月30日前完成三个村的征地搬迁任务,大潘街道采取了入户谈签,待谈签达成协议后,再另行签订公决书。”

  记者看到,该“说明”加盖了大潘街道党工委和办事处的公章,还有李高、赵文权等领导的签字。

  “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手段征地!”柴俊杰称:“如果老百姓不听话,他们就暴力相向!2010年7月,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行政执法局几百人,带着十几辆大铲车,在没有发布征收土地公告,部分村民没有签订任何补偿协议,没有获得任何补偿费用的情况下,便将赵家村几百亩即将成熟的玉米全部铲除,并推毁耕地,还摔伤一名妇女。2013年9月,大潘街道办组织人马强拆大祝村王某家的蔬菜大棚,将王某一家3口打伤,王某至今还在住院!”

  征地拆迁背后的腐败

  说起征地拆迁背后的腐败问题,柴俊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村干部与社会人员,以及街道干部勾结,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的事情屡屡发生,已有多人被抓获,还有多人在逃,被网上通缉,马贝村原主任王某就因涉嫌骗取征地补偿款,被网上追逃,大祝村主任李某洋也因涉嫌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被纪委调查后,下落不明。”柴俊杰告诉记者。

  说起李某洋涉嫌犯罪的问题,大潘街道大祝村支部书记李多胜有很多话要说。“李某洋和他的父亲李某壮的住宅总面积加一起不足700平米,在2014年的谈签过程中,李某洋竟然谈出了771平米,李某壮也谈出了710平米,多出了700多平米!”李多胜称。

沈铁新区被指侵占十万亩基本农田

  (大潘街道大祝村支部书记李多胜向记者介绍村委会主任李某洋在大祝村拆迁征地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李多胜书记还告诉记者,李某洋的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还有很多。他之所以能得手,就是因为与大潘街道办某领导相勾结。

  “我们村的7940多亩耕地基本被占完了,可很多征地补偿款却去向不明,我们连搞多年,也没有结果!”说起多年上访却无果的遭遇,翟家街道小于村刘凤兰满脸无奈。

  嗓门高亢的翟家街道大埃斤村的王大姐,几乎是在喊着向记者反映情况:“地占了,房拆了,土地款、拆房款却没到位,每人4亩多地,只得到1亩多的钱,那钱整哪里去了?就说给了?你给谁了?!”

  说起村中的腐败问题,大潘街道岳家村老党员黄殿仑、于加龙都很激动,他们实名举报村委领导帮助他人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并从中牟利。

  开发区管委会:婉拒采访

  记者于4月28日9时20分许,来到了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试图通过办公室工作人员,查询相关征地审批手续。

  办公室的贵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记者表明意图后,他到一边打了电话,然后以采访需要宣传部统一安排为由,婉拒了记者的要求。

  律师: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国法不容

  中国知名大律师朱爱民(北京衡卓律师事务所),就基本农田的保护与审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朱爱民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管理法》第四十五条有明确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征收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征收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三章第十五条还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这就是说,占用基本农田,必须经国务院审批,否则不论你符合什么规划,以什么借口占用基本农田,都是肆意践踏法律,损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行为,是违法犯罪!”朱爱民称:“对于直接领导者和具体经办人以及越权审批的行政机关的直接领导者和经办人,都应依法追究责任,对于非法占地给农民造成的损失也要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但留方寸地,给予子孙耕。我国的基本农田,关乎国家粮食安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管理法》保护,任何人和任何组织,未经合法审批,不得擅自占用!对于崔承浩所举报的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侵占基本农田的问题,将保持持续关注。


相关评论
友情链接
中国经济网 | 江苏企业网 | 江苏经济网 | 江苏新闻网 | 华夏品牌网 | 二元期权 | 互联网金融平台 | 中国新闻在线网 | 金汇财经 | 明宏网 | 环亚快讯网 | 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 | 科创之家 | 视点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财经壹号网   (禁止模仿本站) 京ICP备12004089号-1